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刘伯温官方网站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二美专访程咏:这位海员作家船上工作30年航行五大洋七大洲写作30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22-04-29 

  原标题:二美专访程咏:这位海员作家,船上工作30年,航行五大洋七大洲,写作300万字

  二美说:2019年我在新浪博客翻阅文章,看到一位博主的随笔写得非常优美。他有一篇文章,写的是《小镇故事——开满喇叭花的小院》,我仔细读完,犹如品尝了一杯清甜的绿茶。

  他的文字有一种悠然的风格,寥寥数语,就描绘出美丽的江南小镇风光,比如说有这么一段:

  小镇咸水沽东南一里之外有一条景色优美的乡村小道,清丽而似乎悠远地逶迤在两行粗大茂盛的槐树间。树荫掩映下流水潺潺,苇蒿夹岸,碧水盈盈间浮萍点点,鱼晕圈圈。道南稻田连绵,禾风飘香,道北沿着小溪之外便是竹林花海间稀稀落落的稻乡人家。每家的房前屋后尽枕河,门里院外花盛开。

  我把他的系列文章阅读完毕,感觉这个博主很值得认识一下。之后就联系上了这位博主“茗雨江南”,和他互相交流写作心得。

  茗雨江南,原名程咏。他的本职工作是海员,写作是他的爱好,现在他还是天津作家协会的会员。程咏老师常年在海上工作,朋友圈里经常晒大海照片,看得我很是羡慕。我就找时间采访了他,跟他聊了聊他的海洋和写作。

  程咏:我上的是中专,天津海校,学的是航海。当时我去海校有一个特殊原因,海校的招生老师看我体育成绩非常好,想把我招到海校去做体育老师。我当时对大海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我同学的哥哥是一个海员,他给我们稍微普及过一些海员故事。我并不是特别向往。我体育成绩特别好,香港小财神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。我的短跑、足球,甚至国际象棋、中国象棋、围棋水平都挺高的。

  程咏:我海校毕业时,我们这批学生都要到船上去锻炼,所以我就上了船。我们在学校学的航海知识,包括航海驾驶、天文气象、地理知识,还有航海仪器。作为海员,要有四小证,就是要会游泳,要会当讲,要会急救药,会消防救生。(二美备注,四小证包括:《熟悉和基本安全培训合格证》、《精通救生艇筏和救助艇培训合格证》、《高级消防培训合格证》、《精通救急培训合格证》)

  程咏:我第一次上船的时间是1990年6月5号,在江苏镇江,那时候我20岁。当时我一听说去镇江上船,我就特别高兴。因为镇江是中国的山林城市,镇江的历史文化古迹非常悠久,名人辈出。当时我们对上船去航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,就觉得是你的工作,你都要去做。

  我们上船的过程就是:告诉你一个地址,你就去吧,到那儿以后你就找这个港口代理,他可以安排你的吃住,然后等着船。这次上的船是叫“莺歌海”,咱海南岛莺歌海渔场就是那个名字。我们上了船以后去的是澳大利亚丹皮尔港,空船去的,拉了26000吨铁矿回到青岛港。我们上船直接就是作为水手,作为一个青年工人在船上工作。那个年代没有实习期,上去就是青年工人。上船工作以后,我去过新加坡、奥大利等国家。

  二美:那你现在在船上具体是做什么工作,枯燥不?要盯仪器吗?现在的工作性质应该和之前的不一样了吧?轮船也越来越智能了吧?

  程咏:我的工作一般有三种,第一种就是在航行的时候,在驾驶台,去观察航线上有没有渔船,就像现在咱们一般货车的驾驶员;平时还有维修保养,对这个船舶的状况进行维护;然后在靠港的时候值班,看着工人装货卸货。

  我们这条船是挪威建造的,我上船的时候它已经21年了,比我的年龄还要大。现在的轮船智能化越来越好了,船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。当时我们上船工作的时候是36个人,现在船上只需要20个人就能完成工作了。而且现在各种仪器设备也先进了。现在轮船的发展可能要比手机的发展还要快,轮船朝无人化、智能化来发展,现在已经出现了无人操纵的轮船。我们那个年代咱中国自己的造船技术还很差,只能造一些个三四千吨的小船,现在咱们中国已经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船,最先进的船。我们现在的船都是要求每时每刻都有人值班,每一个班是四个人,然后一天值八个小时,三班倒。

  我上船的时间还是比较少,在家休假的时间比较多。我参加工作30年,在船上工作的实际时间大约是12年。我自从工作以后,有出海半年休息半年的,还有出海三四个月休息一年的,总体来说休假时间比较长。正常的海洋工作一般都是在家休息四个月,要工作八个月。

  程咏:海洋工作最大的优越性就是有的是时间,工作之后的业余时间,你可以自己想做什么做什么,如果你有特别爱好的话吧,就可以把一件事情干得特别好,有喜欢弹琴的,有喜欢写书法的,有喜欢写作的,有喜欢手工艺的,所以好多船员都有一些特殊的技能。在家休息的时候,最喜欢去旅行,出去看看。

  程咏:在船上,一般来说都是男海员,个别船上有女海员。女海员比较多的是台湾的,台湾的航空公司基本上都有女海员,我曾经和女海员在一起工作过几个月。如果你要是喜欢安静的人,喜欢淡泊的人,你可以干这个工作,这个工作是非常适合安静的人来干。

  二美:你在船上,有没有特别无聊的时候,就是感觉这个工作枯燥的时候?有这种状态的话,怎么去调整的?

  程咏:我在船上工作就是感觉到枯燥无聊,我才喜欢上了读书和写作。别人打发寂寞无聊,是用玩牌看电视这种方式。但我觉得看书写作这种方式更适合我。在船上工作一段时间以后,人都会出现一种莫名的寂寞、孤独和自我否定。这段时间就需要自我调整。

  一般来说,在船上工作半年就是一个极限,如果时间长了,人的状态就比较崩溃、疲劳。我过去接触这些老海员,他们因为在船上工作时间都特别长,所以都有“神经病”的底子。传统的海员大多数是打牌、看电视来消磨时间。

  我第一次上船的时候我就带了一本书《苏轼诗词卷》,夏承焘编的,就这本书让我看了一年。后来我又陆陆续续买了很多书,就在床上看,从这里开始我就喜欢上了。看书可以消耗时间,看困了就可以睡觉啊。

  船上也有电影,老电影需要自己拉屏幕,放的都是老片子,比如说《乘风破浪》啊,《车水马龙》啊,《五朵金花儿》啊,《南征北战》啊。老片子其实也挺好的,一晚上看两个老片子就到了睡觉时间了。

  船上的寂寞是真寂寞,因为就你一个人,自己在房间里头,你的寂寞就是没人知道,所以船员吧都喜欢互相在一起交流,因为寂寞,就是想说话。船员在船上,思想闭塞单一,到了陆地上就有点不适应,别人感觉他比较傻。

  从前船上是有电影院的,现在电影机子都慢慢地老化了,都没有更新了。现在都是电视,一般都是KTV房间,还有个点唱机做的灯光外效果也特别好,有DVD可以看光盘。

  二美:讲讲船上最惊险的事情,遇到大海浪了吗?遇到过海盗吗,如何防卫的?遇到过大鲨鱼或者大鲸鱼吗?

  程咏:我就遇见过一次特别大的风浪,就是在法国和西班牙交界的比斯开湾遇见的,阵风超过15级。就那么一天的时间,当时我们的船24小时没有走,等风小了,我们进入英吉利海峡就风平浪静了,当时就是最危险的时候。这个比斯开湾是世界上著名的魔鬼之地,风浪的故乡。

  我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过海盗,因为咱们是中改系统的船,是央企的嘛,对海盗防范也特别严。而且这里头有个小秘密就是不可告人的……(此处省略200字)

  在海上看见鲸鱼是常有的事儿,一般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会看到鲸鱼和海豚。在澳大利亚黑德兰地区,印度洋上和美国的阿拉斯加地区,这都属于鲸鱼的故乡、鲸鱼产卵交配的地方。我们经常在澳大利亚黑德兰抛锚,鲸鱼就在船边。我这么多年写鲸鱼的文章有六七篇,因为鲸鱼是大海的精灵。

  鲸鱼不吃人,它的牙齿特别细腻的,它主要以磷虾和小鱼为主。但是虎鲸又称为鲸中的鲨鱼,它是会伤害人的。虎鲸跟鲨鱼属于表兄弟,虎鲸比较厉害,就是从海洋馆里看的那种黑白色的。

  二美:你们平时吃鱼类,是直接从海里捕捞吗?你们会捕食鲸鱼吗?上次看你们自己捞个大龙虾。

  程咏:捕鲸鱼的只有两个国家,一个是日本,一个是挪威。日本的船经常在太平洋的鲸鱼回游路线上捕鲸,日本的渔船是人人喊打。我们船抛锚的时候,可以钓鱼。如果水深在20多米左右,底下是珊瑚底的话,鱼特别多。最多的一次,我们一天可以钓个1000斤到2000斤的鱼。海上钓鱼还有个特点,像那个鲅鱼啊,只要把钩扔下去,它有闪光,这个鱼来吃时,就可以直接把鱼钓上来。

  日本人常吃的那个做寿司的叫黑鲔鱼,也就是金枪鱼。这种鱼在海里头算非常有名的珍贵的鱼,这个鱼的颜色特别漂亮,像粉红色的宝石。我们在船上钓过金枪鱼、马林鱼,其余包括咱们国内比较常吃的河豚,我们叫气鼓鱼。还钓上过皮皮虾、螃蟹,还钓上过鲨鱼,我钓上过一条鲨鱼200多斤。还钓上来蝠鲼,也叫老板鱼,鳐鱼。

  咱们国内沿海一般钓不上鱼,因为鱼很少。但是能用螃蟹网,螃蟹比较多。有时候赶上这个渔汛,这一两个小时鱼从你的船底下过,扔下钩脚就钓。有的时候一条鱼七八斤,大伙20多个人一块儿钓,一天钓个一两千斤很正常。

  我们钓的一些鲅鱼,把它腌了,晒成鱼干儿,然后有的人拿回家去,有的就在船上蒸了或者煎了。这个鱼干儿在上海非常值钱,包括这个鲅鱼的鱼干、鲨鱼的鱼干啊,上海人特别喜欢吃,因为我们的鱼都是来自于澳大利亚的。

  如果喜欢吃海鲜,喜欢钓鱼,你自个在船上可以钓到好多鱼。因为四海就有鱼,只要扔下钩就能钓到鱼。还有鱿鱼,章鱼,几乎海里有什么鱼都可以钓上来。一般我们用那个鱼饵呢,就是先用猪肉丸钓上鱿鱼;之后就用鱿鱼当鱼饵,鱿鱼的肉气性特别大,别的鱼都喜欢吃,尤其是鲸鱼和鲨鱼,最喜欢吃的就是大王鱿鱼。

  我们钓过双髻鲨,200斤左右,用网兜弄上来,拍照留念后放了。其实它们也是大自然的骄子,就像狼。没有鲨鱼的存在,海洋鱼类没法优胜劣汰,没法清理海洋。

  程咏:海上的航线,基本是固定的,都是前人走过的。你去美国,去澳大利亚,去欧洲的英国法国,基本上走的都是别人走过的路线,它是最便捷,最安全的一条航线。就像你在那个草原沙漠上行走的时候,都是看着前人走过的足迹再走。

  二美:你们货物运送目的地,也是一样的吗?还是不同国家?货物也每次都不一样吗?都是从中国出口的东西?

  程咏:我们的船一般分两种,一种是定线的来回跑,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总是拉一种货,比如跑澳大利亚都是拉铁矿;有一种是不订线的,把船租给了租家,租家让你的船到世界各地,去各个港口拉不同的货物。

  我们这种船都属于矿砂船,一般的只拉铁矿和煤炭,4万多吨的带吊的船是多用途船,还可以拉粮食、棉花、汽车等杂货。咱中国出口的东西比较少,中国进口的东西多。中国需要的粮食、煤炭、化肥、钢铁、铁矿,几乎都是进口来的。中国是世界大宗货物进口第一名,每年进口的世界大宗货物在世界的一半以上。所以中国进口少了,世界经济就不好了。中国的经济好,进口多,就带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。中国出口的东西主要是轻工业产品、电子产品。一般的都不适合用这个大船拉,都是集装箱船来拉,比如说中国的服装啊,五金小百货啊,一般都用集装箱去拉。带吊的船就是带吊钩的,可以自己装卸货。

  中国每年从美国、阿根廷、巴西、法国、南非等国家进口粮食,从阿根廷和巴西进口大豆。中国老百姓吃的福临门和金龙鱼的油,都是我们从阿根廷、美国、巴西拉来的黄豆。我们在深圳蛇口卸货的时候,货卸下来以后直接就进了金龙鱼的工厂,然后不出一个小时那就榨出豆油来了。

  二美:对了,你在船上,最快乐的时候是啥时候?是看到美景吗?是钓到大鱼吗,还是要靠港了?

  程咏:船上最快乐的有四件事儿,第一是靠港下地,第二件事是收到了家里的信,第三件事儿是发钱,第四件事是休假。这是过去海员总结的四大比较快乐的事。现在就没有来信了,有了手机可以随时联系了。

  因为我们的工资一般都是在陆地上发,在船上发的全都是航贴补助,就是为了让你去下地购物的。我们过去都是靠通信的,家里人写信,寄到公司,公司通过外交邮袋给你送到,船要靠在你的国家港口里头,然后我们写的信也交给那个代理,代理交给大使馆,大使馆通过外交邮袋寄回国内。我写的海员故事,就写过写信、打电话,这都是过去海员和家里联系的途径。

  联络方式一共有三个发展过程,第一个是写信,第二单边带,第三个是在国外打电话。当时在美国,打电话打到中国来,需要一分钟29块钱。后来美国有了通讯光缆,在美国打电线块钱。第二个是单边带,就像过去看那个电影《英雄儿女》,王成说“向我开炮”,他用的就属于单边带。

  单边带呢,就是明码电话。你和对方联系,如果把这个频道播出来,全世界人都可以搜到。所以打单边带的时候,就不能双方说些亲热的话。只能说,什么时候到岗啊,接不接家属啊,问候普通情况。单边带现在虽然过时了,但是在广州、天津、上海,还都保留这个体制。因为海上的渔船,通过单边带和陆地上联系更方便。基本上你要是在这个在频道上说话,不仅接线员可以听见,好多世界上的船调到这个频道都可以听见。我们这有一次听到了台湾船打给他孩子的电话,然后里面就说他妈妈不好的事儿,我们都听见了。

  后来有了电话,打电话也不容易,当时是用IC卡,码头没有电话,得到城市去打。有时到美国的码头,离城市老远,得需要走半个小时、甚至一个小时。打完电话再走回来,要是赶上下雨,那就躲在电话亭里头打电话……有好多快乐的事,好多有意思的事儿。

  程咏:如果航线没画好就航行,值班不认真,船会撞倒。我们曾经就在苏联的择捉岛救助过一条咱中国的船。他们都是因为航行值班的时候不认真,船全速撞到岛上了。当时这条船是上海的海员,深圳公司的船,他们就是因为值班的时候,没有发现这个岛屿,全速撞上去了。他们的28个人都被苏联的渔船救下来,送到我们船上了。海上救助是无条件的,你先救了,再说花多少钱,以后找保险公司算账,在海上救助是第一位的。像我们这样的船,如果撞到了,就弃船了,就已经没有再航行的能力了。

  海上遇难,在冬天的海水里只能存活20分钟。如果在夏天的海洋里头,一般存活不会超过两天的,因为人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海水浸泡,皮肤就已经肿烂了。

  程咏:没上过荒岛,没遇见过原始人。但我去过澳大利亚的土著人部落,喝过红豆咖啡。我们的船,过去都是靠在比较繁华的城市市中心,就像你去过上海的外滩,过去都是靠船的,现在随着社会发展了,然后船都靠到郊区去了,船越来越大了。因为小船的那个运输成本越来越高,所以船都向大型化、快速化发展了。

  二美:说说你印象最深刻的异国风土人情,比如哪里的人民最热情好客,最好玩?那你们的船停靠在那里的时候,你们会去陆地玩几天吗,还是说只能下地几个小时?

  程咏:国外环境好,干净整洁,尤其是欧洲,特别温馨。城市和乡村,都干净卫生。最好客最热情的人一般都是南美人,比如说智利啊,巴西啊,阿根廷啊,他们这种人都特别热情好客。在国外你看到的外国人几乎都特别好,对你敌视的很少。

  一般我们白天不工作的话,都可以下地。比如说我有一次去法国的卡龙特,就是挨着法国马赛很近的港,我白天就下地去玩儿,去爬山。那里的沙滩还有裸体浴场,外国人都裸了嘛,我也裸了,但是我穿着裤衩,也上沙滩去洗澡。去到意大利,那些沙滩几乎都有裸体沙滩,很自然的,人都在晒太阳,所以你也要融入进去,脱件背心晒晒后背也行。

  好像是九五年吧,我去意大利撒丁岛,正好赶上反fa西斯解放50年,然后还跟着当地的领导人参加了这个游行。外国人都特别开朗热情,参加他们的活动,我都穿着民族服装,显得特别隆重。咱们这个身材在老外那都是比较小的,因为欧洲人都比较高大,荷兰人女性平均身高都一米七零以上。

  我去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吧,也去过几次台湾。碰到很多台湾老兵,他们对大陆的船员关系很亲近,比较有血缘关系。去过几次香港,香港人的生活状态还没有广州好,住得小,条件艰苦,环境也差。其实香港的出来以后,到了广东地区,都不如一个镇活得更快乐。你看电视里头演香港的大房子,我们在香港住的是我们公司自己的大楼。那里头最大面积的才80平米,是四室两厅,那屋子里只能放开一张1.5平米的床铺和一个床头柜儿,连个衣柜都放不了的,很小。

  我九一年去克罗地亚的时候,就是原来南斯拉夫这个国家,当时街上充斥的全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宪兵,气氛很紧张。

  日本人对中国人都非常友好,因为日本人,在他们的心目中,自认为他是中国人的正宗后代,所以他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好的。

  程咏:我一般就看两本书,看得最多的是儒勒·凡尔纳的海洋科幻小说,几乎全部通读过。而且这里面有最有名的海洋三部曲:《神秘岛》《海底两万里》《格兰特船长的儿女》。关于咱们中国海员的电影啊,《乘风破浪》是一部老片子,反应那个中国第一代出海生活和工作的。

  对儒勒·凡尔纳的海洋科幻小说,我在船上一般是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把它打开,看小说儿,小说有的是看了好几遍。小说作者呢,以他为原型跑完了全世界各个海洋各个国家,看完他以后就对世界的航海、对世界上复杂的水域,包括南极北极、美洲大陆、非洲大陆几乎全有了了解。

  儒勒·凡尔纳的书在全世界的科幻小说中是无人撼动的地位,他在《海底两万里》写了一艘潜艇,叫鹦鹉螺号。当时还没有潜艇,30年以后,美国造了第一艘潜艇,就命名为鹦鹉螺号。

  二美:聊聊写作吧,你是啥时候开始写作的,读书的时候就写吗,还是上船开始写的?是自己喜欢写作,还是为了完成公司的宣传任务?

  程咏:我从小就喜欢写作,开始写了很多诗,但是没怎么写文章。等我上船工作以后,我也是写古诗比较多,热爱是中国的古典诗词。我上高中的时候,就给我一生一世的恋人(也是现在的媳妇)写了一部小说,虽然不多吧,但是我媳妇儿看着挺喜欢的,还都抄写下来了,一直还保留着。

  我从一上班开始就写,但是写的都是比较简单的,轻松的,短小的文字。从2000年以后,我开始正式写文章,写海洋的比较多,是我在海上的感受。

  在零八年的时候,我还正式投稿。我投稿的第一篇,就获得了天津《每日新报》的一等奖,当时是2000块钱的奖金,是中国所有晚报里奖金最高的。当时我写的第一篇文章叫《丫丫姐的大学》。后来我就陆续投稿,在天津的地方报纸上,比如《每日新报》《今晚报》《天津日报》上面发表。主要写的都是关于家庭啊,和地方性的文章,包括海下地区的历史、文化、风景名胜。后来文章写得越来越好了,有点儿名气了,公司让我写宣传材料。我都写的很少,因为我不适合写这样的文章,我写的都是自己喜欢的。

  二美:你在船上的时候,一般在每天什么时候写作?写作环境如何?桌子会不会乱晃啊?每天写多少字?我怎么感觉在海上写东西,船会乱晃?

  程咏:船上的写作环境还是比较安静的。虽然有时候机器啊,包括有海浪的情况,有些颤动摇晃,等你适应了以后吧,进入状态就忽略不计了。我年轻的时候,中午不休息,写一篇1000多字的小文章。晚上吃完饭,时间就比较多了。船大多时候是平稳的,跟你在陆地上一样感觉不出来的,只有遇见大风浪时才摇晃。因为船不能晃太大了,晃大了就会出现危险,所以船都自觉调整方向,尽量避免不要超过15度。先进的卫星导航系统也很多,也有天气预报,如果发现你前方走的路,将来会有大风大浪的时候,船会避让他,或加速或者减速,一般的都不会出现特别紧急的情况。

  在船上写作的时候,感觉比在车上还要舒服。你在公交车上,坐车上,看那个手机,你感觉很晕。在船上,一点儿感觉都没有,和平地上是一样的。我有时候躺那儿睡不着觉,构思出来一个情节,或者有闪光的几句话,我立马记下来,就怕忘了。好多闪光东西记下来,有时用不着,放着,可能在你用的时候,有需要的时候,就把它用上了。

  程咏:开始写的时候是用本,因为船上的本比较多。然后有时候十几天二十几天就写一本儿,有时感觉写的不好,那就撇了。我在本儿上,把我所有写的诗词都抄写下来了。用电脑写作的时候是从2005年,当时我在美国花了1400美元,买了一台当时最先进的东芝笔记本电脑,从那开始就用电脑写作了。

  二美:你在船上写的内容,都写了啥?海员故事、旅行故事、小镇故事,就是这几个方面吗?都公开发布出去了吗?

  程咏:我刚开始写作的是《走遍中国》《走遍世界》系列,都写的比较多。后来又从里头细化了,比如说韩国系列、美国系列、澳洲系列。

  二美:写作过程中,最触动你的事情是啥?同事们会看你的文章吗,看完以后他们会讨论吗?

  程咏:我这么多年的海员生涯,没有碰到过一个喜欢文学创作的,所以我在写作过程中没有跟海员进行交流过。

  二美:如果不能发表,你还有这么高的写作热情吗?你有没有写着写着感觉写不下去的时候?就是厌倦写作了,怎么办?

  程咏:我写作是想把自己的内心、情绪和故事写出来,我还真不在乎发表不发表。当时我发表,也是我的媳妇儿说你去投投稿试试,结果没想到我投稿以后,就发表得奖了。后来在天津的地方报纸,几乎每次征文我都拿一等奖二等奖。

  我从来没有对写作厌倦的时候。有的时候比如说我写一个系列,就是写江南系列,感到有点卡顿的时候,我就换到走遍世界系列。如果走遍世界系列感到卡顿的时候,我就再换一个,写那个广州系列。我的系列很多,所以我可以换着花样写,写腻了这个就写那个。我认为写的最好的,就是江南系列和小镇系列。

  要是一两天不写作,我就感到很无聊,很难受,觉得耽误时间了。我就希望把时间都用在写作上,哪怕一天写1000字,也一定要写。因为如果你不写就生疏了,老写就越来越顺畅,越来越游刃自如。

  我写的江南系列,好多人以为我是女性。因为我的性格比较温柔吧,我写的东西都特别美,特别柔性,包括我写的字都特别女性化,好多人以为我是女孩儿的。我文章中从来没有过悲伤哀乐苦闷,都是积极向上的、阳光的。因为我本身就阳光,我希望把好的东西写出来。

  程咏:我现在主要读的是沈从文的,汪曾祺的,周作人的。前些日子看了李娟的,我喜欢李娟的《阿勒泰》《冬牧场》《夏牧场》,觉得她写的又无聊又无趣,但是我喜欢看这种无聊无趣的文章。我在船上看的电子书,都是我下载的,用的“微信读书”app。

  程咏:我以后主要打算写旅游啊、文化这方面儿的,主要是自娱自乐,不要求发表。他们有的说“你自费出书啊”,我不需要,我就想自娱自乐,将来留给孩子、留给喜欢的人看看就行了。以后要是想保存,就上淘宝自己印几本儿去。

  程咏:我最早写了两部小说,一个知青故事,一个韩国年轻人打工故事,后来中断了,就想写小文章。其实我构思了好几部长篇小说的题材,都可以写。但是感觉写长篇小说需要专注地构思,故事要有连续性,人物发展要前后一致,需要幽静的环境,需要半年时间。平时这种生活状态,我写短篇最好。写文章吧,得自娱自乐高兴地写,不要写得太累,不要写得太辛苦。像那个写《平凡的世界》的作家,最后把自己生生写死了,就失去了写作的意义了。

  二美:写作方面,如何提升写作水平?你有啥建议没?我感觉你是每天都在写吧,现在平均一天写多少字?

  程咏:写隔离日记,就每天3000字左右,写完后就修改。按照我以往的写作习惯,一般写两篇5000字左右。我写作速度比较快,因为我都提前构思好了,主要是打字的时候,进行一下酝酿,细节的东西我都想得特别快。不是坐那儿自己再编再想去,我在平时都想好了写哪个题材。对大家的建议是,多读书,多写作,写得快乐就行。

  (二美后记:感谢程咏老师百忙中抽空接受我的采访,本文所有图片都是程咏老师拍摄。现在他已经航行到美国墨比尔港,祝他一切顺利,平安归来。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